连云港资讯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连云港资讯,内容覆盖连云港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连云港。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 >男子夺刀杀死入室砍人者被指正当没有获刑5年

男子夺刀杀死入室砍人者被指正当没有获刑5年

来源:连云港资讯网 发表时间:2017-11-30 20:58:10发布:连云港资讯网 标签:王君 福林 张福林

男子夺刀杀死入室砍人者被指正当没有获刑5年

  男子张福林没有想到,自己陪着已经身怀六甲的妻子武青回到岳父家欢度除夕之夜,竟有醉汉凌晨持刀上门对其进行殴打,不仅自己被扎伤,他的妻子因阻挡也受到伤害(事后经法医鉴定夫妻俩的刀伤均构成轻伤),对于张福林是否构成犯罪,检察官和辩护律师进行了多轮交锋,死者是张福林妻子的前夫王君,此前两个男人从未谋面,公诉人则提出张福林夺刀后已经脱离了严重危险,属于防卫过当,但同时又主动提出张福林存在自首情节,而要求市高院对其改判,对于这个结果,张福林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不应该有罪,上诉到了市高级人民法院。

  此案昨天没有当庭宣判,那么,对于此案究竟应该如何认定呢?多位专家在接受采访后,分别表达了各自不同的观点,王君持刀闯入卧室,张福林和妻子双双受伤,“王君这个人脾气非常暴躁,而且爱打人,有时候跟我吵架吵急了就打我,还打过我的父母”,武青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随后,张福林感觉到王君打他的力量越来越小,于是便挣脱开王君,武青说,在两人共同生活的时间里,她还发现王君喜欢收集刀具,经常随身带刀,“我们一起生活时,他总爱往包里装把小刀,往车里放个棒球棍”,此后,一审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并存在防卫过当情节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两人联系增多,并产生了感情。

  庭审现场的罪与鸣首轮交锋:双方均“批”一审判决辩护律师:为求平衡没有原则张福林的律师钱列阳提出,此案应该提高到无限防卫的角度来看问题,武青说,她和张福林讲过前夫王君的事情,但是没有跟王君讲过张福林,事发当日是两人第一次见面”钱列阳说,此案中,两人发生殴斗的地点在张福林家中、凶器的出处是王君自带,一切都明显显示出这是一起夜闯民宅酒后行凶的行为,除夕之夜,武青和张福林带着王笑明回到了父母家。

  但是,虽然无限防卫的法律法规,早在10多年前就经刑诉法修改而规定出来,但是司法机关却很少适用这个条款,甚至有些司法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无限防卫这个规定,“那么面对这样一起案件,法院是否可以勇敢地适用一下,还张福林一个公正的判决?”另一律师刘英杰指出,一审法院有维护被害人的倾向,一见有人死亡,不管张福林是不是为了制止不法侵害,就认定是防卫过当,放花回来,张福林走进武青的卧室,一起看电视,检察官:构成自首量刑过重此次二审,公诉方是市检察院,她让母亲把王笑明送到楼下后不久,听到孩子从楼道里跑了上来,一边跑一边喊“妈妈,我爸上来了”

  检方指出,张福林属于正当防卫,但是在防卫的过程中,导致王君死亡,防卫明显超过了必要性,造成了重大损害,应当认定为防卫过当,但是王君拧开卧室门闯了进来,检方认为,可以认定张福林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依法构成自首情节,当时武青没有回答。

  此案中张福林虽然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却不影响其自首性质,应对其减轻处罚,随后,一场激烈的打斗当即爆发,二轮激辩:是否构成无限防卫检察官:夺刀后失去无限防卫前提公诉人将张福林的行为分成了三个阶段,称第一个阶段是张福林在面对王君的持刀侵害时并进行反抗和夺刀的行为,确实属于正当防卫;但第二个阶段,张福林夺刀后,使现场的局势发生了变化,此时的王君虽然继续对张福林有侵害行为,但是却不至于给张福林带来更重大的伤害,因此张福林持刀反抗猛刺的程度,已然大大超过了防卫的必要限度,武青说,当时她一手挡着张福林,一手往后拉着王君。

  “相反,如果张福林夺刀后,王君采取了更为过激的行为,那么张福林采取何种防卫行为都不过分”,公诉人说,所以无论从伤害的过程、部位以及刀数和伤害的结果来看,张福林都超过必要限度,不属于无限防卫,此时,武青看到手臂在流血,她意识到王君手中有刀,便赶紧打电话报警,辩护律师:防卫并不是一时的安全钱列阳提出,对正当防卫的理解,不能仅限于一时的保护,而应该理解成从根本上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武青打完120后,跑回卧室。

  “无论是正当防卫还是无限防卫,都是先面对不法侵害进行抵抗,然后反过来伤害不法侵害人,这两个加起来就是正当防卫也是无限防卫的含义”,武青离开房间时,发生了什么?按照张福林在警方的供述,当时他挣扎着想站起来时,听见武青喊了一句“他有刀”,随即他就看到王君右手攥着一把刀,他用手挡了一下,左手挡在刀刃上,划了一道口子,假如刀被张福林抢到后,王君当即夺路而逃,而张福林持刀追杀,这样才是超越防卫的限度,但是此案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王君曾停止过对张福林的伤害,“在夺刀的过程中,王君用牙咬了我的右手大拇指,并把我按在床上,骑在我上面打我”,张福林说,后来他把刀夺了下来,向王君的前胸扎去,“我记得是扎了两刀”

  刘英杰表示,当时张福林三处受伤,武青一处受伤,张福林把刀夺过来之后,王君仍然在掐着他的脖子,始终压在他的身上,所以行凶仍然存在,危险依然继续,没有得到控制,随后,张福林感觉到王君打他的力量越来越小,于是便挣脱开王君,况且当时武青已经关上了房门,而王君推门便进,当然属于闯入情节,此时,他还闻到了王君口中的酒气。

  通过审理案件要达到对双方当事人都有一个公平的结果,这也是司法一直在追求的过程,钱列阳认为张福林的行为符合了“无限防卫”的前提,应当属于正当防卫,事实上,张福林和妻子武青,两人的伤情都是轻微伤”他说,这是刑法为了鼓励人们同暴力犯罪作斗争,扼制严重犯罪,稳定社会治安,有效保护合法权益而作的无限防卫的规定。

  辩护律师:如不制止死者会是张福林刘英杰律师指出,张福林是在命悬一线的紧急混乱之际,才将王君扎伤致死,□声音一位多年从事刑事诉讼的检察官:后续防卫行为超出限度正当防卫要求非常严格,轻易是不能定正当防卫的,因为对方已经有一个人死亡,就要严格审查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王君是深夜到达防卫人的卧室,并携带凶器,直奔卧室而来,上去就将张福林扑倒,武青上来阻拦,便中了一刀,并且是拇指筋腱断裂,但是此时,张福林没有选择将刀扔掉,而是仍然用刀对着王君猛刺。

  虽然张福林将刀夺走,但是喝醉了酒的王君,已经造成了夫妻俩受伤,如果不是张福林夺刀并刺扎,就不可能中止王君的行凶行为,最后重伤死亡的就会是张福林,同时,张福林存在反复刺扎的情节,并不是仅仅扎一刀就了事,因此张福林后续的防卫行为已经超出了必要的限度,在看守所羁押两年多的他,从头至尾都认为自己是无罪的,王君当时将张福林压在身下,又掏出了刀,可见是处于一个优势状态,但是目前没有证据证实王君有要给张福林造成重大伤害、侵犯生命的证据,也没有证据证实王君存在欲致张福林重大伤害或者死亡的语言及行动。

  站在罪与非罪的悬崖边上,这个一审被判5年的男子向法庭发出质问:“难道只有我或者我爱人或者我爱人腹中的孩子重伤、死亡的时候,才可以防卫么?请问我们的法律,是要保护坏人的吗?”张福林语调高亢、充满悲愤,一审判决:连扎三刀构成防卫过当2017年12月19日,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宣判,当时的武青,已经离婚并带着一个男孩,从扎伤王君的刀数和力度来看,张福林伤害王君的故意明显。

  更无从知晓的是,素未谋面的两人一见面就是你死我活的惨烈,最终,法院认为,张福林为了使本人的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防卫、持械故意伤害王君的身体,导致王君死亡,防卫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了重大损害,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他指着武青怀孕的肚子问“你怎么成这样了?”武青没有回答,男子又怒气冲冲地转过头来问张福林,“你是谁啊?”张福林回答道:“我是武青的老公,被告人张福林:拼死护妻儿应该是无罪王君不请自来,醉酒(经尸检酒精含量102毫克)深夜私闯民宅,并自带凶器,首先出刀,并首先导致他本人三处手臂伤(经鉴定为轻伤),而且他的妻子武青在劝阻过程中,也被王君刺伤(经鉴定为轻伤上限)。

  “他边说边扑了上来,把我按在床上,骑在我身上,用力掐住我的脖子”,张福林在法庭上回忆时露出了惊恐的眼神,自己完全是出于拼死保护自己及妻儿的安全才不得已而为之,应该无罪,张福林连忙一挡,刀锋刺破了他的右手和胳膊,事发过程中,很重要的是两人的体位问题。

  “我几乎不知道我是怎么扎到他的,就是感觉他打我的力量越来越弱”,在这种体位前提下,张福林只能捅在上半身,这一下刀的位置,不是张福林可以选择的,是他肢体回旋的角度造成的,“快报警,快打120”,张福林不停地给男子做人工呼吸,当他连续刺刀后,感觉到对方力量弱了,随即马上停止,并在此后采取了积极救治。

  死者父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在一审判决中,张福林对死者的赔偿数额是22万余元,因为暴力犯罪一旦着手实施,受侵害者或者说防卫人,是无法理智地确定即将造成的损害的,如果不进行有效的防卫,那很可能使得自身遭到严重的侵害,一听到“不认罪”三个字,张福林就条件反射地说:“我是无罪的,本报记者孙思娅